我有了自己的家庭后
2018-09-26 10:2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此后找杨宁“借”钱的“朋友”越来越多,每天请吃饭的请喝酒的,令杨宁应接不暇。杨宁财神爷的名气与日俱增,虚荣心也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。人家越说他有实权、能办事,他越飘飘然。一次杨宁用贪污的7.5万元给自己花5万多元买了一块劳力士手表。在朋友聚会时一个朋友夸这块表漂亮。杨宁立刻从腕上摘下表来,送给了这个朋友,赢得了满桌人的叫好。他用42万元脏款买来一辆走私皇冠轿车给朋友开,用25万元赃款购买的轿车给亲信开……

10月中旬,杨宁把“同事”叫到自己的办公室,给了她一张200万元的支票。接过支票“同事”表示一定会重谢杨宁。果然,没过几天,“同事”就来到杨宁的办公室。当时杨宁不在,她给杨宁留下一张纸条就走了。杨宁回来后看过纸条忙打开抽屉,一张4万元的活期存折映入眼帘。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飞来之财,杨宁也像许多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一样,还思想斗争了好一阵子,到底要还是不要?可最终他还是收下了这笔钱。

图为犯罪嫌疑人杨宁■供图/朝检>>以往评论

有了固定的住所,杨宁开始在重庆过起了隐姓埋名的日子。杨宁被捕后对检察官坦述说:他在重庆的四年里,基本上不和外界接触,每天的生活就是“三点一线”,从家到股市到门口的小卖部买些吃的和日用品。他不敢和别人交谈,怕自己的外地口音引起别人的猜疑,每当听到街上有警车呼啸着驶过,他都会吓出一身冷汗,半天缓不过劲来。杨宁在重庆的住所还被小偷光顾过一次,他丢了钱,新买的一台电脑也被搬走了,但是他并没敢报案。

0荐闻榜

杨宁收下好处费后,心里总是忐忑不安。正在这时“同事”再次找到杨宁。她一见杨宁就面带难色地说上次借的钱不够,还要再打钱过去,否则连前一次借的钱也还不了。心虚的杨宁只得再次借钱给这位“同事”。就这样“同事”一次次以相同的理由不断找杨宁“借”钱。为了能让“同事”还上钱,杨宁又一次次挪用公款给这个“同事”。到当年的12月24日,杨宁把第8笔款子打给这个“同事”时,他已背着领导从国航的账上支出了1400万元公款。之后,杨宁再找这个“同事”已经找不到了。到这时杨宁才知到自己受了骗。联想到自己几年来多次用公款给朋友“帮忙”都是有去无回,他不禁打了个寒战,心里很害怕。那几天,杨宁精神恍惚地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。正在一筹莫展时,他突然想到,过去自己也曾用公款给朋友帮忙,被单位发现过,不过是给了个处分了事。想到这里,杨宁的心里又有些释然。他开始寻找堵“窟窿”的办法。

年底了,单位面临结账。因亏空太大杨宁正愁没办法下账。这时,民航进出口公司转过来一笔国航购买飞机的回扣款,这让杨宁觉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。杨宁用这笔钱作为未付款冲抵了亏空,蒙了过去。随后他又发现冲抵亏空的金额比亏空大,账上又涨出691万元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几个月后,杨宁又将这笔巨款转到了西南某公司的账上。2100万元巨款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杨宁手里流走了。

这之后不久,杨宁当年的大学同学,现在天津某银行工作的刘某打电话给杨宁,说自己所在的银行正在高息揽储,希望杨宁搞些钱,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他高息回报。这时,惊魂未定的杨宁又动了心,他想:“这是个双赢的事,即可以在同学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权利,又能给自己带来实惠,何乐而不为?”于是杨宁又私自把490万元,汇到了天津某银行的账户上。

很快,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接到国航纪委的报案:该单位职工杨宁涉嫌侵吞公款7.5万元,现下落不明。朝阳检察院立案后发现杨宁所管的账目中也有很多疑点。出于职业的敏感检察官们意识到,这很可能是条“大鱼”,因为仅仅是侵吞7.5万元公款,犯罪嫌疑人完全没有出逃的必要,从纪委与杨宁第一次正面接触后,杨即逃逸这一表象来看,7.5万元的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文章。检察官们立即投入了查账、蹲守,加紧搜捕的工作。尽管随着案件的进展,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杨宁案涉及金额有可能在上千万元,但是没有犯罪嫌疑人的踪影和口供,很多证据核实起来困难重重。这期间,各种传言四起,有的说杨宁已逃往国外,有的说他已整容很难再认出来。四年过去了,传言和杨宁周围的许多人都慢慢淡去了杨宁这个名字,但是朝阳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却没言放弃,一直用警惕的目光搜索着他的动向。

检察官们从杨宁的单位了解到:杨宁平时给人的印象除了爱喝一点儿酒外,对自己还真不是大手大脚,穿着也是很不讲究。检察机关的调查也证实,贪污、挪用公款达2700余万元的杨宁,自身不赌、不嫖,不少人还都觉得他挺讲义气。

办案人员还发现,杨宁作案的规律多半都是先挪用后贪污。挪用的部分多数是朋友、亲信找他“借钱”,借的钱有去无回,杨宁只好用其他款项来堵,为了平账,多出的钱又自己揣起来了。到后来你也“借”他也“借”,越来越收不住,杨宁索性大撒把了,以至涉案款项达到了2700万元。

四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朝阳检察院的检察官们为了杨宁的案子,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谁也记不清。一当听到犯罪嫌疑人已归案的消息,检察官们纷纷给家里打电话放弃和亲人团聚,请战参加办案。

据检察官们到重庆调查时杨宁的邻居反映:“有一次,我听见隔壁的男人在家里放声大哭,声音像鬼叫一样吓人。我敲开他家的门,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。我问他孩子是谁,他说是女儿。我问他为什么哭?他说想女儿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,没想到他竟对我破口大骂,吓得我再也不敢说回家的事。”

中午时分,装载着案犯的警车驶进了检察院大门,审讯立即开始。最初几个回合杨宁还怀有一点侥幸心里,他想试探检察官们究竟掌握了他多少罪证,对案情总是避重就轻,但是面对着办案人员手里不断翻动的卷宗和一条条证据,杨宁的心里防线开始松动。到了晚上8点多,低头斗争了好一会儿后他喃喃地说:“我是一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,是一名共产党员。当年参加高考时,我曾在十分之一比例的考生中脱颖而出,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大学生。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在国航工作,成了父母、家人的骄傲。我有了自己的家庭后,爱人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孩子学习一直很优秀。现在我只能说自己太不懂得珍惜幸福的生活了。在父母需要儿子尽孝,女儿需要父爱呵护的时候,我却将走进监狱的大门。多少次我在梦中听到父母呼唤我的声音,看到女儿忧伤无助的眼睛,我都会在梦中哭醒吓醒……”随后,杨宁交代了他的全部罪行。令检察官们也感到意外的是,当一笔笔贪污、挪用款项逐渐明了后竟有2700万元之巨。杨宁案成了朝阳检察院反贪局成立以来查获的第一大案。

次日傍晚,国航某宿舍区。一个瘦弱的身影悄悄溜进楼,慌慌张张地敲开一家的门,随着房门的开启,这个人吱溜一下就钻了进去。此人正是涉嫌上千万元职务犯罪,并已在逃四年的原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财务处航材科副科长杨宁。

1996年之前的杨宁,在国航系统可是个被同事、朋友、亲信众星捧月般的人物。他虽然职务不高,但是每年有数亿元的航空材料采购款掌管在他的手里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财神爷。那么这个财神爷是怎样沦落成北京“追逃”落网第一人的呢?事情的起因是一辆紫红色的富康轿车。

当天晚上他来到了京郊顺义县的姑姑家,说自己出了点事情要躲一躲。当时杨宁的姑姑看他很急的样子也就没有好问他出了什么事。第二天一早,杨宁告别了姑姑一家,又辗转到了河北易县。在易县他只做短暂停留,又搭乘车到了河北保定,当晚住在保定火车站广场边的旅馆里。此后几个月,杨宁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。为了可以安全地潜伏下来,几经周折,杨宁买下并住进了四川重庆渝北区龙溪花卉西三路的一套商品房里。

据后来杨宁交代和检察官们走访得知:国航纪委的调查让心怀鬼胎的杨宁预感到,真查起来很可能就不是7.5万元购车款的事。走出纪委办公室,一个大胆的想法已经在他的脑子里形成——逃走。

近日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财务处航材科副科长杨宁贪污公款2500万元、挪用公款200万元一案,已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二分院,向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我们关注这一特大国企人员涉嫌经济犯罪案,原因不仅在于杨宁是北京追捕经济犯罪在逃犯专项斗争开展后,第一个落网的案犯,还在于国航公司的特殊性和杨宁涉嫌犯罪金额的巨大,以及其在逃四年经历曲折和落网的极富戏剧性。

就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杨宁坚持了四年,他不知北京方面对他的情况都掌握了些什么,案子后来怎么样了。他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,自己对女儿、对家的思念成了另一只折磨他无形的手,尤其是女儿的音容笑貌总是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,想起女儿,杨宁心里就有一种化不开的浓情。那天,他曾试探性地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,被告知他爱人带着孩子去新马泰旅游了。这让杨宁看到了一线希望。他想:既然家人并没有被限制出境,也许自己的事并不大……新世纪第一个新春佳节即将到来的前夕,他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对女儿的思念,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然而让杨宁没有想到的是,随着全国“追逃“专项斗争的展开,就在杨宁动身回北京时,通缉杨宁的信息已经通过互联网发往全国。公检机关已经做好了“迎候”杨宁的一切准备。

今年1月18日,全国追捕职务犯罪在逃犯专项斗争拉开帷幕。当晚,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男人登上了从重庆开往北京的列车。再过五天就是春节了,许是离家四年,对女儿的思念冲昏了他的头,许是他命该如此戏剧性地成为北京“追逃”落网的第一人。据被捕后的杨宁自述:后来回忆起来,当晚的列车新闻中好像就播送了这条“追逃”的消息,但是他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没往心里去,反正当覆盖全国的“追逃”大网“哗”地张开的时候,杨宁正搭乘特快列车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的速度一头扎进了网心。

年三十上午11点20分,朝阳检察院的检察官们接到朝阳刑警队的电话:杨宁已被追捕归案,人正在刑警队扣着,请检察院来接。

办案人员还说:杨宁交代完罪行后长出一口气,说这时他自己真正是解脱了,觉得又是个人了。在看守所这几个月,杨宁还长了体重。他对检察官说:对我来说判无期还是判死刑也无所谓了,也许判死刑更好一些,就能彻底解脱了。检察官问他:还有什么愿望?他说,就是挺想孩子的。但是希望孩子今后能恨他这个爸爸,这样孩子心里会好受一些。

记者在采访中问主办杨宁案的检察官:现在看来导致杨宁走上这条道路的原因是什么?他们说:从自身的因素说虚荣心太强,哥们义气、好面子,法制观念淡薄,使他无法抵御社会的复杂和人心的难测,还有一点就是贪心作怪。从外因上说,交友不慎也是杨宁“走偏”的重要原因。被捕后杨宁自己曾对办案人员说:“都是这些朋友害的我。我把他们当朋友,他们好多人其实是冲着我手里的钱来的。”

1月23日,正是中国老百姓的传统佳节——大年三十。上午10点40分,离家四年的杨宁正沉浸在和女儿的团聚之中,突然,门被冲开,一群公安干警破门而入。一张庄严的逮捕证,亮在了傻了一样的杨宁面前。片刻的内心挣扎,杨宁的脸色由惨白变得稍稍有了些人色,他可能已经意识到,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一切反抗都是多余的了。他无奈地在逮捕证上签了字,满面愧疚地看了一眼女儿,跟着公安人员走出了家门。

据杨宁交代:他“走偏”的历史要追溯到1993年10月。当时在国航干财务工作的杨宁平时爱喝点小酒。在酒馆里他见到了一个原来也在国航财务部门工作过,后来下海了的“同事”。本来杨宁跟她并不熟悉,可凭着这点旧关系一来二去两人就聊熟了。没过多长时间,“同事”提出自己所在的公司做生意要借点钱。开始杨宁对这个刚刚熟悉就要借钱的“同事”还很警惕,婉言拒绝了她的要求。但是没想到这位“同事”早看好了杨宁的财神爷位子,不断地找杨宁软磨硬泡,并且又是信誓旦旦又是“好处费”引诱,到了第四次杨宁终于抹不开面子,答应了“同事”的要求。

(《北京青年报》,

其实杨宁在作案的6年里,表面上过着人上人的日子,内心里却整天担惊受怕。他经常喝酒喝得酩酊大醉,还时不时莫名其妙地痛哭流涕。杨宁出逃前曾经来到和他很要好的一位同学家,让这位同学的妈妈给他煮一碗面条吃。可当他挑起面条还没入口,突然哇哇大哭起来。同学的妈妈被吓了一跳,忙问他怎么了,杨宁拉着老人的手说“大妈,我心里好苦、好怕。可我说不出来。”

1996年7月14日,国航纪委的工作人员按职工的举报,正在调查一辆来路不明的紫红色富康轿车。车虽然被当时财务处一位负责人开着,但是查来查去车的主人查到了当时任航材副科长的杨宁身上。当天,纪委的工作人员找到杨宁谈话,让他把私自挪用国航处理废旧飞机器材款,为航材科购置富康车的事情讲清楚。杨宁当时承认:车子花了18万元,有7.6万元是公款,剩下的是自己拿的钱。他一再强调买轿车是为了工作方便且车主不是自己,车子也确实是领导工作在用。纪委的人员问杨宁还有没有其他问题,杨宁一口咬定没有。当晚纪委的人让他回去考虑一下,准备接受进一步审查。但是第二天被通知到纪委接受审查的杨宁却没有露面,几天过去了依旧如此。知道情况的单位派人寻找杨宁也不见踪影,问其家属也不知其去向。杨宁失踪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ingood.cn六和宝典一字解一肖选址是从平潭到台湾HTTP.WWW.TK233.COM,总版权所有